傅彪最想拍《冷暖人生》 妻子说他就是一戏痴

来源:网络整理   发表日期:2018-01-03 14:43  

 
傅彪最想拍《冷暖人生》 妻子说他就是一戏痴
 
 
2005年08月31日09:58 南京晨报  
 

  他胖头胖脑,白手起家,偏能一炮打响,直至数奖在手、家喻户晓。究其秘诀,一言以蔽之:小人物。傅彪对小人物的演绎,不是俯视式的居高临下的关怀,不是旁观者的装腔作势的同情,不是“救世主”的装神弄鬼作秀———他本身就是实实在在的小人物。他温情,和妻子被评为北京市100对恩爱夫妻之一;他仗义,替朋友背黑锅还了30万;他痴迷拍戏,即使病中还念念不忘要拍一部《冷暖人生》。然而,42岁这年,他就走完了自己的冷暖人生……

 
 
 
     
 
 

 

  病房中感受冷暖人生

  我为什么要弄那个《冷暖人生》呢?我们医院里有一个西北的病人,做肾移植,手术费就是七八万块钱;但手术之后每个月三千块钱的药费交不起了,赶上单位也不景气,最后就跳楼了。平常人没病没灾的时候,一听“病”呀、“祸”呀的,都会赶紧“呸、呸、呸!”那是想吐掉晦气。可如果真要把在医院里的种种人生演出来,让人瞧瞧在突遭横祸之后的生活变化,那会让很多人能对自己的今后多少有点冷静的提醒。

  我们病房有一条汉子,进来的时候,壮得就跟铁塔一样,天天昂首挺胸的,那意思是:咱怵什么呀?不就住院嘛?可手术下来,原来230斤一下掉到了140;脸黑得跟铁锹一样,趴在床上自己“哞哞”地哭。谁都有扛不住的时候。

  有一天,我和张秋芳坐在病床旁边吃馒头就棒子面粥,就忽然一块纳闷:这馒头怎么就这么好吃呀?在剧组拍戏,刚端起盒饭,剧务已经站身边了,那边灯光、设备都打开了,赶紧扒两口也不知道什么滋味;要不就是出去在饭店吃大饭,恨不得有时候一个晚上能赶好几个饭局,辣的、咸的、酸的、甜的、红的、绿的、黄的,糊里糊涂填了一肚子,回家再一定下神来,居然还是饿。所以已经有年头没这么细嚼慢咽过真正的大白馒头了。那叫一个香!

  从此学会拒绝和放弃

  当我平安转回到普通病房躺在了病床上,秋芳问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后还在风头浪尖上走吗?我当时无言以对;她拉着我的手又慢慢地跟我说:“得有这个准备,咱以后就不在那风头浪尖上走了。”这场大病,还有秋芳的话,让我彻底明白了一个很简单也很大的道理:从今往后必须学会自己拒绝和放弃!

  确诊后才退拍戏定金

  我自己原先就不想拦着自己慢一点嘛?也想了,而且一直都要慢点要慢点,可经纪人那边已经收了两份定金,拍戏的日程已经从这一年的8月份给排到第二年的6月份了。就这样还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央告:真不行了,有什么戏到时候咱们再说!这次赶上了病,一直到我完全确诊之后,我估计,所有的定金这才算被经纪人全退干净了。

  戏痴 张艺谋领进艺术殿堂

  因为贪玩,傅彪高考以24分之差落榜。寻求着出路的傅彪无意中发现中华社会大学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招生,埋在心里多年的梦的种子一下子萌芽了。这是1982年,18岁的傅彪开始了他的梦想。

  1994年,傅彪接到张艺谋剧组的一个电话,说要见他。一下子,傅彪所有的激情都被张艺谋点燃了。傅彪说:“张艺谋导演把我领进了电影艺术的殿堂。接下来我一步又一步地走,一个戏一个戏地拍,一个角色一个角色地演,一场戏一场戏地抠。我就在这个电影摇篮里摇啊摇,终于真正摇到了外婆桥———2001年,我在我外婆的家乡宁波捧回了‘金鸡奖’。”《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上映了,傅彪却没红。

  傅彪太想表演了,但机会并不多,直到遇上一个相貌与他彼此彼此的冯小刚。当时冯小刚执导《甲方乙方》,外景地就在傅彪父亲工作的总后部队大院里,剧组缺钱,傅彪很热心地帮剧组在食堂订到了价廉物美的伙食,还亲自把包子一笼一笼地从一楼端到四楼。这一切,都被冯小刚看在眼里。

  过了几天,冯小刚突然发现《甲方乙方》剧中还有个张福贵没人演,于是让傅彪夫妇双双把夫妻演。就这样,傅彪进入了“冯家班”。接下来傅彪就在冯小刚1999年的贺岁片《没完没了》中演了大配角,最终一炮走红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接着傅彪在《一声叹息》和《大明宫词》中,同样把小人物演绎得生动传神。从容不迫的等待,最终换来一朝的喷薄而出。《考试一家亲》、《押解的故事》、《老爸向前冲》使傅彪家喻户晓。

  温情 他们的爱情似“海参”

  傅彪和妻子张秋芳是铁路文工团话剧团学员班的同学。张秋芳是话剧团的美女之一,当时追求她的帅哥俊男一抓一大把。张秋芳说:“当时他很不显眼,他不穿外套,就一件大棉袄,是我们班最丑的一个,但很憨厚,很幽默,讲笑话经常让人从开始笑到最后。他业务不错,可能是女孩子的直觉,他很安全,能够保护人,我当时没有很明确的概念,就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傅彪说,最难能可贵的是,张秋芳从来没有向他要过一点东西,只有一次例外。那次两人去西单,张秋芳突然提出要吃海参,傅彪就带她去了一家餐馆,海参要7元一份,他口袋里只有14元钱。傅彪要求餐馆做一个10元的葱烧海参,同时点了一瓶啤酒和一个别的小菜。于是张秋芳吃了整整一盘海参,而傅彪只吃葱。吃完海参,他们突然意识到,这是双方最含蓄的表白:我们的爱情似海参(海深)!于是两只年轻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再也不松开。1989年,两人结婚。婚后,张秋芳一直在外面忙着演女一号。那时,傅彪连跑龙套的演员都做不了,不得不窝在家里带孩子。接下来漫长的日子,傅彪和张秋芳经营着他们美好的爱情,1999年,他们被评为北京市100对恩爱夫妻之一。

  仗义 替朋友顶30万债务

  傅彪对朋友十分豪爽。有个“哥儿们”到某单位集资。见集资的利息高过银行10倍,大家都不禁心痒痒,但拿出几千乃至上万元存款时却犹豫不决。那“哥儿们”抛出傅彪:“由彪哥担保,你们该放一万个心了吧!”傅彪重重地拍拍自己的胸脯。仅两天,那“哥儿们”就集到了30多万元现金。钱到手后,“哥儿们”连夜扛着两旅行袋的钱仓皇而逃,债主纷纷去找担保人傅彪。傅彪再次重重地拍拍自己的胸脯,大声宣布:这钱我还。

  30多万元对月工资只有500多元的傅彪来说,是什么样的概念?就这样,傅彪夫妇进入漫长的还债岁月。每到年关,他们家里挤满了前来讨债的人。看到快被讨债人逼疯的妻儿,傅彪想:得想法子挣钱还债。傅彪决定下海,张秋芳忍痛从红红火火的表演岗位上退到幕后,义无反顾地回家做全职太太。这债从1993年开始直到1999年才全部还清。

  彪哥戏语

  中国的演员已经全体补过钙了!———《大腕》

  伟哥,想吐吗?

  想,可我舍不得。十三路易的,8000块钱一瓶,我舍不得吐。

  ———《没完没了》怎么着就tome了?

  ———《天下无贼》

  哎,韩冬?前两天哪,我看上一辆二手大奔。好,便宜?但手续不全,等接完了这团呢我想把它拿下来。涡轮增压、ABS、自动巡航系统、卫星定位。(有气囊吗?)有啊?不是六个就是八个。(有轱辘吗?)……气我啊!没轱辘那叫车吗……———《居家男人》

  我就是一大俗人!

  ———《居家男人》OK,OK,OK!

  ———《没完没了》

  你瞧你这没完没了的劲儿。———《没完没了》

  我要到太平那里去吃饭。———《大明宫词》

  今年我本人亲身经历了几个大事:申奥成功了,WTO也入关了,中国足球出线了,傅彪抱了“金鸡”了。———2001年获奖感言

  妻子说傅彪

  他是个戏痴,或者说是戏魔,如果他犯了什么错了,最大的惩罚是不让他演戏。

  拍《没完没了》的时候,他在家里没完没了地练习打快板,练得邻居敲管子抗议。

  傅彪,1963年出生;张秋芳,1966年出生,两人均为中国铁路文工团演员。1989年1月22日,经过四年恋爱,两人结婚,他们有个儿子,今年13岁。(来源:南京晨报)

 

    贵州都市报